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正文

净亏损扩大B站入局支付背后是愈演愈烈的盈利焦虑

来源:未知 编辑:dd 时间:2021-01-19

近日,工信部ICP/IP地址/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显示,B站关联公司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于1月4日完成对““等域名备案。有分析称,这是B站入局支付领域的信号。

B站涉足支付领域早有迹可循。2020年12月,B站就在其官网以及多家招聘网站上发布了关于招聘支付岗位的相关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央行对于支付牌照的发放日趋严苛,B站目前尚未拿到支付牌照。目前更多的互联网巨头,通过并购拥有支付牌照的支付机构来获取牌照,那么B站是否也会走同样的路线?《商学院》记者就相关问题向B站发去采访提纲,得到的答复是“没回应”。

二次元起家的B站越来越受到关注。特别是从2020年年初的跨年晚会开始,B站逐步破圈,以期更广泛的用户关注和参与。同时, 用户对B站的期待也越来越高。对于B站来说,这些都是流量。然而,B站却面临着“叫好不叫座”的窘境。

B站2020年三季度财报显示,其第三季度总净营收达32.257亿元(约合4.751亿美元),净亏损为11.009亿元(约合1.621亿美元),而2019年同期净亏损为4.057亿元,净亏损同比扩大。

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不计入股权奖励支出以及与通过商业并购交易获得的无形资产相关摊销支出和所得税),B站第三季度调整后净亏损为9.900亿元(约合1.458亿美元),与2019年同期的调整后净亏损3.431亿元相比有所扩大。

对比B站的各个季度利润表,其损益明细显示,其中三季报中净利润(累计)为-22.1亿元;2020年年中报,其净利润为-11.09亿元;2020年一季报,其净利润为-5.39亿元。

这也就意味着,2020年前三季度,B站净利润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且亏损呈现不断扩大趋势。对比B站历年财报数据,其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净利润为-13.04亿元,2018年净利润为-6.16亿元。

各项数据显示,B站一直尚未真正盈利。易观资深支付分析师王蓬博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B站二次上市以后,投资人需要其有更多的故事可讲,或者说有更多的发展途径,有更多增长的可能性。

财务数据显示,B站目前收入来源主要依赖四大版块:游戏业务、直播与增值业务、广告以及电商业务。而直播与电商业务,都与支付有着密切的关系。但是支付业务对B站而言,尚在襁褓中,而巨头们早已站在顶端。

在B站的官网上,有这样的招聘描述:“高级/资深支付开发工程师,负责哔哩哔哩支付平台的收单、支付、清结算、财务等核心技术研发工作”等等。

就当前的B站支付场景而言,但凡涉及支付功能的,比如为用户提供打赏、会员付费、游戏充值等支付场景,都需要通过第三方支付来完成,如果上线自己的支付方式,这些支付场景则可以在B站的闭环内完成。

王蓬博认为,B站布局支付与目前其他互联网巨头局支付的目的是相似的。在王蓬博看来,B站目前有流量,对于其而言,流量需要变现,首先要考虑商业化的问题。

B站2020年三季度财报显示,其月均活跃用户为1.97亿,移动端月均活跃用户为1.84亿,日均活跃用户为5300万。有了流量的B站,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变现。

为了变现,B站开始尝试直播业务。2020年三季度财报显示,其增值服务(主要包括会员计划、直播服务和其他增值服务等)营收为人民币9.796亿元,来自电子商务和其他业务的营收为4.134亿元,主要为通过电商平台销售产品等等。

流量变现的基础是支付。“当你考虑商业化时,比如电商、直播或者广告时,势必会走到支付这一步。”王蓬博强调,“支付首先需要合规审核,而使用别人的支付,可能会面临到一些非合规的风险,比如洗钱等。”

“其次,支付是链接商业和用户最好的渠道和通路,如果自己不做支付,就没有用户的黏性,更多的是用户在商业性的黏性,包括用户的沉淀等等。”王蓬博继续说道,“自己不做支付,将来如果想做更多的增值服务,比如一些商业活动的打折、促销等金融上的优惠,都做不了。”

事实上,没有自己的支付,除了合规问题外,还需要向第三方支付机构缴纳费用。B站2019年年报中有这样的描述“截至2018年及2019年12月31日,集团于支付宝及PayPal等网上支付平台管理的账户持有现金,涉及收取网上服务费,总金额为人民币 1080 万和人民币 2680 万,” 这也就意味着,B站需要向支付宝等第三方平台支付一定的服务费用。

除了向第三方机构支付费用,没有自己的支付业务,就很难留存用户,也更难去谈成交能力。

王蓬博认为,支付是商业与用户的连接器,是商业往更高层次发展的一个基础,它也决定了将来的用户黏性,而这些都需要以支付为基础,因而对于B站而言,去收购一个支付牌照是百利而无一害的,而且也是目前来看必须要做的一个步骤。

2020年以来互联网公司做支付闭环的公司不再少数。先是2020年1月拼多多通过收购付费通获取支付牌照;后2020年9月,携程通过收购东方汇融获取支付牌照,并申请“程付通、程付宝、携程宝”的商标信息;2020年11月快手通过收购易联支付,获取支付牌照;2020年12月,字节跳动新增“抖音支付”,其在9月份通过收购合众支付获取支付牌照。

一场互联网的支付大战不可避免。支付需要场景支撑,支付宝有巨大的电商场景做支撑,微信有社交场景做支撑,美团支付以外卖场景做支撑,京东做金融同样以电商做场景。然而,即便拥有自己的支付场景,用户们已经被支付宝、微信支付教育,支付习惯几乎已经固定,后来者难以改变用户们的使用方式。那么对于B站而言,尚未形成较为丰富的支付场景,它又该如何去竞争?

在易观发布的《2020年第2季度中国第三方移动市场交易份额》中显示,支付宝以55.39%的市场份额保持行业第一,腾讯金融以38.47%占据第二位,支付宝和腾讯金融在支付行业依然保持着绝对的双寡头地位。

王蓬博认为,目前支付体系的格局已经形成。这种较为稳定的格局是前期经过巨大的投资、激烈的市场竞争,再加上较强的监管才形成的。即便是有如此多的竞争者进入支付行业,目前的竞争格局依然很难被打破。

那么,新进入的支付企业,要想做好自己的闭环,就必须从支付宝和腾讯金融手中抢夺市场。但现在看来,想从支付宝、腾讯手中抢夺市场的企业不在少数,留给B站的空间又有多少?《商学院》将持续关注。

栏目分类

中国资讯网-最快最新最全的资讯 http://www.zgzxnet.cn 联系QQ:575696152 邮箱:575696152@qq.com

Copyright © 2002-2017 zgzxnet.cn. 每日资讯网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