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正文

排球女皇朱婷亲述职业生涯 命运的分叉口选择了排球

来源:未知 编辑:dd 时间:2019-04-30
收起 自动播放开关 自动播放 中国女排0-3惨败形势不妙,朱婷提前结束休假迅速返京援助 正在加载... <> xGv00f5d6274e1cd216441eb4ce43ad045034

 

 

从伊斯坦布尔金角湾返回酒店的上,年轻的出租车司机看我沉默寡言,一直尝试与我交流。驶过加拉塔大桥时,他指着大桥左侧的几座低矮建筑说,这是伊斯坦布尔最著名的鱼市。几分钟之后,他又指着右边一片区域介绍,这是酒吧区。过一座足球场的时候,他突然提高了嗓门:“贝西克塔斯!”

“我知道。我在电视上看过他们的比赛。不过,这次我是来看排球的。”我说。“朱!是啊,超级明星!”他兴奋地转过带着夸张笑容的脸庞,看了我一眼。我不确定朱婷在伊斯坦布尔是否已经家喻户晓,或者因为我也是中国人,他出于礼貌才这样说。

不过,无论在中国,还是界排坛,用“超级明星”形容朱婷却也恰如其分。自2013年横空出世以来,朱婷以她极具天赋的排球技艺和稳定的发挥,迅速成长为世界排坛最佳主攻手。在和球迷眼中,朱婷已经是“国宝级”运动员。

今年5月7日的欧冠决赛中,朱婷带领土耳其瓦基弗银行队以3:0的比分,战胜罗马尼亚布列日队,成功卫冕。在此十天之前,瓦基弗银行队把土耳其超级联赛冠军收入囊中,朱婷获得MVP项。自从2016年9月加入土耳其联赛后,她已经率队获得六座冠军杯。

 

伊斯坦布尔的生活

在土耳其女排超级联赛决赛前的短暂休息日里,我们拜访了朱婷。

房门打开,营养师王政把我们迎入朱婷位于伊斯坦布尔的家中。房门口一双巨大的拖鞋首先引起我和摄影师老方的注意。

朱婷从厨房走出来,非常客气地领我们到客厅。在她接近两米的身高面前,我们就像几个霍比特人,不得不仰头与她说话。她似乎感觉到我们内心的压力,很自然地半坐在柜台上。

她住的小区是个富人区,位于伊斯坦布尔的于斯屈达尔,属亚洲区。房子是瓦基弗银行队为朱婷租的,三室一厅,布置得简单、整洁。客厅里空间不小,正对门厅的是三个大沙发和一个茶几,沙发上放着一把尤克里里。“朋友前两天送的,我还不会弹。”朱婷自嘲道,“我有一点五音不全。所以看别人弹或者听别人唱就挺好的。我有个BOSE音箱,我喜欢拿那个听歌。”

像伊斯坦布尔人一样,刚坐下来,朱婷便招呼我们喝茶。在土耳其,“茶”的发音类似于汉语发音。相比于国人,土耳其人对喝茶更为,他们爱喝土耳其红茶。在伊斯坦布尔街头,遍布着大小茶摊,人们围着巨大的茶炉,喝喝茶、抽抽烟、聊聊天。朱婷也喜欢喝茶,这种习惯源于在国内打球时队友的影响。

尽管到土耳其已近两年,她却一直喝不惯土耳其红茶。“要煮好久,煮得特别浓。然后倒半杯茶,再倒半杯白开水,它是兑的。没有国内的好喝。”每次从国内到土耳其,她都会带好多滇红和正山小种茶叶。因为喜欢喝茶,她甚至会收藏一些茶具,比如建盏。

与茶一样,她还没有适应土耳其餐。队友们认为土耳其菜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菜,朱婷不以为然。她认为土餐无非就是烤肉、面包之类,只有Turkish Menemen(与中餐西红柿炒鸡蛋有些相似)对她的口味,在吃不到中餐的时候,至少能解解馋。她很少在外面吃饭,只去过少数几家餐厅。住处附近有家名叫“Big chefs”的土餐馆,顶楼有个大露台,可以一边就餐、一边欣赏伊斯坦布尔的景色,她因此偶尔才去一次。

朱婷刚到土耳其时,因为饮食不习惯,觉得胃不舒服。早餐的时候,常常只吃些水果,训练一段时间之后,就会觉得饿。临出国前,郎平曾特意嘱咐她一定要吃早餐,别饿着肚子打比赛。

 

营养师王政(右)专门负责朱婷的饮食,让她能吃到家乡的味道。偶有兴致,朱婷也会下厨做些家乡菜,最擅长的菜是香菇炖鸡和炒土豆丝

在加盟瓦基弗银行后开始,康师傅就派出了营养师王政专门负责她的饮食,根据朱婷的身体情况以及日常、赛前、赛中和赛后四个时间段给出菜单。王政介绍,朱婷作为运动员,饮食与普通人有些差异,每天对能量、热量、碳水化合物、优质蛋白、脂肪的摄入要求严格,需要符合她身高、体重和运动量,比赛日和休息日都有区别。在我们第一天去朱婷家的时候,看到她当天中午的菜单是:煎鱼、牛排、芝麻菜、西葫芦、水果和面条。

王政跟朱婷一样是河南人,是康师傅考虑到朱婷的饮食习惯而特别安排的,朱婷在土耳其也可以吃到最喜欢的锅贴。休息时,偶有兴致,朱婷也会自己下厨做些家乡菜。她最擅长的菜是香菇炖鸡和炒土豆丝,这是她从父亲朱安亮那里学来的。在伊斯坦布尔,想做出老家的口味,也挺困难。“中国菜的配料很难买到,有时候就碰运气。所以,朋友从国内过来,都会帮忙带点。”不过,亲自下厨对她而言是件奢侈的事情,很多时候,她都要到晚上8点半才结束训练,回到家里。

客厅与电视机并排的柜子上,整齐摆放着三张朱婷与俱乐部队友的合影、杯、小纪念品和茶叶盒。靠近厨房一侧的墙上挂着一幅毛笔字,写着“碗净福至”。“朋友送的,原本想挂厨房,空间不够,就挂这儿了。”朱婷有些不好意思地介绍。字画下面的柜子上是一套文房四宝,笔架上挂着七支规格不一的毛笔,笔筒中还放了三支。王政介绍,没事的时候朱婷会练练毛笔字,临摹字帖,每次要练一两个小时,门口的福字便是她写的。

朱婷后来说,老家郸城是书法之乡,她从小练大字,一周要写几篇毛笔字作业。去上体校之后,就没时间写了。后来觉得还是喜欢,没事的时候写写。

训练和比赛总是紧张而疲惫。休息时,朱婷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这座房子里。2016年到伊斯坦布尔后,每年有差不多50场比赛,还有大量的训练。假期不多,偶尔有,也只是些零碎的时间,难得出去逛。

4月初,伊斯坦布尔举办郁金香节,她和王政去赏了一次花。几个月前,与朋友结伴去卡帕多西亚,坐了一次热气球,这是她第一次去伊斯坦布尔以外的土耳其城市游玩。伊斯坦布尔潮湿多雨,偶尔天气好的时候,她会带条毯子,铺在草坪上,一躺就是几个小时。因为太忙,这样的经历并不多。

 

训练和比赛总是紧张而疲惫。休息时,朱婷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这座房子里

宅在家里时,她不太喜欢上网,偶尔用手机和朋友聊聊天、看看电视剧,比如看《大军师司马懿》系列。历史题材总能戳中她的兴奋点,坐飞机的时候,她总爱看一些历史书,比如《唐朝其实很有趣儿》之类。大多数时候,她只是躺在沙发上,什么都不做,发呆,完全放空自己。

在土耳其,到了中国春节,球队会为她举行。有时候,队友也会邀请她去家里聊天。只是因为初到土耳其,与队友之间了解有限,第一年只聚了五六次。过去在国内打球,过的是集体生活,但在国外职业排球的里,队友训练结束之后都有各自的生活,很少交集。“基本上就是去家里坐坐这种。”朱婷说,今年大家了解更深入之后,业余与队友的次数渐渐多了。她有时也会邀请队友到家中享用中餐。

有时候,晚上和队友一起,吃完饭、喝过茶,大家还要继续去玩,她便不参与。“我可能就只能参加第一波,第二波我就不行了。比如,他们去看电影,我也听不懂土耳其语。”她介绍,队友很热情,的次数多了,有的队友会说,“每次都说你要睡觉,睡那么长时间干嘛,第二天又没训练。”偶尔她会继续跟去玩。“你一次都不去的话,后面也不会有人邀请你了嘛。”她笑了笑。

“朱朱比较安静,沉稳,平常喜欢独处,不太出去。”王政称。朱婷也认为,自己比较喜欢宅一点,对社交没有强烈的,如果是比较喜欢的人,聊得会多一些。

在土耳其待了快两年,她在融入当地生活方面依然存在一些障碍。“一是语言关,二是他们这边的文化和我们的差异,三是我从国内那种体制下,突然间放到这个里,我需要一个过程。”她在土耳其的生活圈子,基本上是队友圈,朋友不多,也很难深入接触外面的人。她一直感激球队队长高兹德。每次出去打客场比赛,她都和高兹德住一个房间。后者对她格外照顾,在语言和生活等方面都热心给予帮助,出去都会带上她。5月7日,球队获得本届欧冠决赛之后,高兹德正式退役。在土耳其的记者贺灿铃,也常常给朱婷提供生活上的帮助。

 

幸运的分岔口

朱婷1994年出生于河南省一个农村家庭。在周口市郸城县秋渠乡朱大楼村,她一直生长到13岁。从村子出来往东,行不过两公里,便到了安徽省阜阳市地界。

与这片平原上的其他几个县一样,郸城县长期是国家级贫困县,种植庄稼是大多数人的生活来源。

朱婷的父母朱安亮和杨雪兰都是农民,朱婷排行老三,出生时家里曾因为超生问题,被罚了款。为了养家,朱安亮农闲之余,在村口开了一家修车铺,帮人修理农用车。“我父亲是修车的,搞电焊。”当我问她父亲的工作时,她快速回答道。

朱婷早熟,话少,很小就开始帮家里干活。她两个姐姐为了减轻家庭负担,早早离开了学校,前往江苏无锡打工。如果没接触排球,朱婷也许会像她的姐姐们一样,成为一名默默无闻的青年女工,淹没在南方某个工厂的人潮之中,唯一让她与众不同的是接近两米的身高。

这种假设或许令很多排球迷反感,但也几乎变成现实。朱婷最初的学习成绩一直排在前列,有时候代表学校出去参加考试比赛,到了五年级,成绩开始有些下滑。“就玩着玩着,(成绩)下去了一点。”她回忆,当时家里人闲聊,偶尔也会说,这孩子成绩不好,将来也得出去打工。据《南方周末》报道,朱安亮曾经向朱婷提过让她去南方打工。“农村一般出去,就选择打工嘛。”她说,他老家的同龄人后来几乎都打工去了。

幸运的是,她在人生的第一个分叉口,遇到了排球。

在十岁之前,朱婷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在同龄人中并不显眼。她的三年级班主任高瑞华曾提到,她当时身高与其他学生无异。读高年级以后,她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身高长得很快,就像春笋拔节。到13岁,她已经变成了身高1米78的小巨人。不过,因为营养不良,很瘦。

“我爸妈是高个儿,大姐也偏高。”朱婷的家族基因,赋予了她与众不同的体格。朱婷不再是一个不显眼的小女孩。她进入新班级的第一天,便因为身高,令班主任张心义特别关注。

张心义认为朱婷成绩一般,很难脱颖而出,也浪费了如此突出的身体条件,她练体育。他找到朋友义,让他帮忙引。义是郸城县第一高级中学的体育老师,曾经是一名运动员,参加过全国农动会。义通过几个基础体育项目测试朱婷之后,认为她的天赋不可多得,很快联系了周口市体育运动学校校长夏陆海。和义一样,夏对朱婷的身体条件赞不绝口。

2007年8月初,在张心义的努力下,朱婷参加了周口市体育运动学校组织的夏令营。这个为期四周的夏令营,是为了选拔年轻的体育人才而定期举办的。

进入夏令营之后,如同待售的小商品,朱婷被带到周口体校几个体育场馆测试,由各大项目组轮流挑选。因为身高出众,她首先被送到热门的篮球组,结局是“不行,这孩子太瘦”。之后,她又去了皮划艇项目组。朱婷胳膊长,划艇比其他人有一定的优势,但腿太长了,在狭窄的船上伸展不开。

她先后被各大体育项目的老师看了一圈,最后被排球组选中。那一年,她13岁,开始参加排球训练。在此之前,除了小学体育课,她从来没有参与过正式的运动项目,甚至还不认识排球。

在夏令营里,们因为没打过球,一开始只是练身体素质,每天不断地跑步、跳跃。“每天要计时跑400米,1分20秒过关,如果跑不下来,重跑。我当时跑得可慢了,其他人也不快。因为大家都还小,几乎都过不了,最后几个老师在一块商量,说给我们放松点要求,就1分50秒。即使这样,我们也是刚好才跑下来,老累了。”朱婷回忆。

她过去没有体育基础,刚开始训练,还没有适应,每天都觉得特别苦。当时的运动量如今对她来说,其实很小。但那时候,她几乎难以,常常抽筋,浑身都疼,梳个头,胳膊都抬不起来,晚上也睡不好。正值夏天最热的时候,田径场上一棵树也没有,每天顶着太阳跑步。有时候,跑着跑着就哭了起来。

“抱头哭!太累了你知道吗?不光是女孩,男孩也会哭。”最初一段日子,朱婷告诉父亲朱安亮,太累了,真的有点不住了。朱安亮劝她,先,实在不行就别练了,出来跟着姐姐们打工去。朱婷想留在学校,咬咬牙,挺过最初两周的痛苦后,逐渐适应。

8月末,夏令营结束。朱婷在二十多天里展现出来的协调性、灵活性和爆发力等身体方面的天赋,令夏陆海惊叹。因为周口体校排球训练条件有限,夏陆海在夏令营期间已经把朱婷举荐到河南省体校。夏令营一结束,朱婷就进入河南省体校,开始系统的专业排球训练。

 

横空出世的超级球星

“大家好,我是朱婷,欢迎关注排超全明星赛,助力中国排球,祝中国排球明天更好。”

这句简短的话,朱婷对着手机录了五六遍。她站在“碗净福至”的毛笔字前说台词,王政站在椅子上拿手机帮她拍摄。录最后一遍的时候,她拿过手机,放了一遍视频,觉得自己表达流畅,表情到位,情绪恰当,高兴得右手握着拳头,往胸前一甩,喊了声“耶”。

这是她为首届中国排超全明星赛的一段小视频。她已经为中国排球录过不少类似的视频。在过去几年里,朱婷已经成为中国女排的名片,很多人把她与郎平相提并论,甚至给予她更高的评价。

转折始于2013年。在这一年,朱婷横空出世,成为最受关注的球星之一。

2013年4月,郎平出任国家队女子排球队主教练。朱婷的名字出现在当月公布的国家队集训名单中。朱婷首次入选国家队,当时依然寂寂无名。四个月之后,开始称赞郎平“独具慧眼”。

那年6月初,国青队顶替国家队参加精英赛,在与平均年龄大自己三岁的其他国家队的比赛中,朱婷崭露头角,以105分的得分,荣膺此次赛事最佳得分。

半个月后的亚洲青年锦标赛中,18岁的朱婷带领国青队获得冠军,她包揽了最佳得分、最佳扣球以及MVP三项大。国际排联官网称她为“不可思议的力量”。

8月,世界女排大赛澳门站比赛,郎平给予新人朱婷充分的信任,让她以主力身份出战。刚刚升入国家队的朱婷一战成名。她在三场比赛中均获得全场最高分,带领中国队三战全胜,获得冠军。自此之后,朱婷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赞誉之声铺天盖地。

这一年之前,除了教练和队友,这名13岁才开始接触排球的运动员少有人知。

2007年8月26日,朱婷进入河南省体校,学习排球。学费一年3万。学校分普通班和运动班,零基础的朱婷最初被分到普通班。在河南省体校,朱婷的运动天赋逐渐显露。她还很能吃苦,训练认真,12天后被调往运动班。运动班的学生成绩更好,待遇也要好一些,每个月都有一定的补贴。

她的启蒙教练刘宏认为,朱婷是每个教练都会喜欢的运动员,身体协调性出众。在训练中,朱婷学得快,不偷懒,一直是表现最好的学生。

朱婷受父亲朱安亮的影响很深,认为自己继承了父亲的一些优秀品质,让她的排球生涯受益匪浅。“我父亲一个是做事认真;二是他做生意非常诚信、善良,在十里八村特别受好评。”朱婷说,自己训练的时候很像父亲。“我妈常常说我‘活生生像你爸’,做事风格和我爸很像,脾气也像,什么都像。”

刘宏在接受《三联生活周刊》采访时说:“一般农村的孩子过来,刚开始总会有点呆呆的,朱婷没有任何体育基础,但做操时身体特别协调。”只经过一年的专业排球训练之后,朱婷已经成为学校的主力队员。很多教练认为朱婷身体天赋罕见,她自己笑言,也“可能会有吧”。

2009年,刘宏多次向河南省女子排球队推荐朱婷。主教练詹海根稍有犹豫后,接收了朱婷。在更大的平台,她开始以火箭般的速度成长。

2010年,朱婷成为河南省女子排球队主力,代表河南队参加全国女排联赛,与队员角逐。她当时只有16岁,却已展现出不俗的实力。这一年,国青女排主教练徐建德关注到朱婷,认为她会是“下一个周苏红”,“身体条件和动作都比较好。”2011年1月,在河南队与郎平执教的恒大女排的比赛中,尚显稚嫩的朱婷展现出来的技术水平令郎平印象深刻。同年,朱婷代表国少队参加世界少年女排锦标赛,获得亚军,她总共得了87分。2012年,身高已经超过1米9的朱婷,入选徐建德率领的女排国青队,在当年的的亚青赛上,朱婷成为中国队的核心球员,率队获得冠军,成为赛事MVP。

 

2016年8月16日,巴西里约奥运会,朱婷在对阵巴西女排的比赛中大力扣杀

2013年成名后,朱婷代表国家队在随后几年里参加了多项世界大赛。她几乎都是表现最好的球员。2014年意大利世界女排锦标赛,中国女排获得亚军,朱婷获得最佳得分、最佳主攻单项。2015年女排世界杯,中国女排夺得冠军,朱婷成为MVP。2016年8月,中国女排时隔12年再获奥运冠军,朱婷获得MVP与最佳主攻项。朱婷的人气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峰,很多人认为她是这个星球上最好的女排选手。

“原来有人说郎平是60年一遇的选手,我可以这么说,朱婷是100年才出一个的好苗子。”原中国国家女子排球队主教练陈忠和评道。

2014年女排世锦赛,郎平受访,说:“我不太愿意用朱婷和我来相比,因为时代不同,现在要求运动员能力更高,其实朱婷的进攻水平已经远远超过了我。”

里约奥运会之后,在郎平的帮助下,朱婷加盟土耳其瓦基弗银行俱乐部,开始留洋之。

 

在土耳其的变化

在接受我们的采访后,朱婷用完午饭,便要回房休息几十分钟。她每天中午都有午休的习惯。

教练每天上午和下午一般都会安排训练,平均每天训练时间为五个半小时左右。她说,每天的训练时间都不同,依照教练制定的计划表按时参加训练即可,训练结束就没人管了,作息和国内不一样。每周训练之余,她都会去两三次健身房,举举哑铃,跑跑步。“把身体肌肉紧一下,不要特别松弛。再放点音乐,很轻松。”她说。

这天的比赛下午3点开始,朱婷2点40以后才出门。她说,瓦基弗银行俱乐部的体育馆离家很近,开车只要十分钟。

 

朱婷开车前往训练。教练每天上午和下午一般都会安排训练,平均每天训练时间为五个半小时左右。瓦基弗银行俱乐部的体育馆离家很近,开车只要十分钟

她驾驶着小轿车穿过几条街区,拐进一条单行道,前往体育馆的地下停车场。这一天,街道正在修整,汽车在上堵了起来。几分钟之后,她开始有点着急地说,完了,要迟到。很快,她发现前面有几辆队友的车。“纳兹。”王政也认出了坐在驾驶室里的瓦基弗银行队员。看到队友也堵在一处,朱婷看起来松了一口气。

“迟到会有处罚吗?”

“迟到就是不好。”她答道。

等待片刻,道畅通了。朱婷按时赶到了体育馆。几分钟后,她换好球衣出现在训练场地。

看到我们跑到训练场门口拍摄,她有些不高兴。我们只好作罢。她说,怕教练有意见。

出门需要经过球场的大厅,西侧墙壁上的橱窗里陈列着数十座大大小小的冠军杯。朱婷加入瓦基弗银行俱乐部后,已经为这支球队贡献了六座冠军杯。

2016年9月,在郎平的牵线和支持下,朱婷带着奥运会冠军的头衔,成功加盟瓦基弗银行俱乐部。在中国当前的排球制度下,出国打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面对朱婷的到来,瓦基弗银行主教练古德蒂称:“她是20年才会出一个的天才。”

尽管融入土耳其的生活还需要漫长的过程,但朱婷几乎没有花什么时间就融入到土耳其联赛。她依然延续过往的高水平发挥,而且不断进步。

第一个赛季,瓦基弗拿到了欧冠冠军,但在土超联赛中没能进入决赛。她一直很在乎联赛冠军,因为这是她从未获得的重要项。这一年,虽然是成功的,但总让她有些耿耿于怀。“去年前面把体能用完了,后面就没法再分配了,就只能提着自己最后一份力气。因为刚来,很多都是未知。”她说。在瓦基弗俱乐部,朱婷看到队长高兹德每天都会练身体,感到好奇。高兹德说,她是为了保持良好的身体状况,延长运动寿命。在国内的时候,她虽然也有锻炼体能的意识,但比较薄弱。经历了第一年,她已经懂得合理分配体能,状态要比去年好很多,感觉更顺利、自在一些。

土耳其女排超级联赛网罗了博斯科维奇、拉西奇等多名世界选手,是女排领域目前水准最高的职业联赛。到了土耳其,朱婷认为自己的眼界发生了变化。从众多一流运动员和教练身上,看到了不同的打球风格和指导方式,“好的就拿来自己用。”

在她看来,眼界的变化对一名运动员来说是最重要的。在国内,很多东西她看不到,如今看到了,她便会开始琢磨,学习。

这些变化,最终让她感受到自己的进步。2018年4月中下旬,她几乎将所有的重心放在准备联赛的最后决赛。联赛夺冠可谓她今年最重要的目标。

尽管实力超群,但在重要比赛期间,就像与伊萨奇巴希队的土超决赛,她依然会感觉到较大的压力。即便在赛前长达十天的休息时间里,这种压力依然存在。把自己放空是她的减压方式。

“休息休息,睡睡觉,听听歌,把心情给放松一下。让自己脑子和身体不那么紧张。百分之百放开,那就有点难了。”朱婷介绍,但有的时候特别想放松,却很难放松,因为如果特别想把一件事做好,反而会做不太好。

不过,自从经历了2016年奥运会与巴西队的四分之一决赛,朱婷的内心变得强大起来,感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小。那是她感到压力最大的时候,在场上总觉得时间不够用。当时天气比较冷,她赛前吃完饭之后,穿着棉衣,一个人坐在酒店的阳台上,看着楼下的人走来走去,想放空自己,却不容易。“那个压力太大了。”她回忆。

今年4月底,瓦基弗银行俱乐部击败了伊萨奇巴希俱乐部,夺得土超联赛冠军。朱婷的征程又向前跨越了一步。

 

2018年5月7日,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欧洲女排冠军联赛决赛,瓦基弗银行3-0战胜罗马尼亚布拉日,卫冕欧冠杯。朱婷荣膺欧冠最佳主攻,此前她已获得了土耳其超级杯、土耳其杯、土超联赛的冠军

 

出国打球让眼界变化很大

人物周刊:你到土耳其已经两个赛季了,觉得自己在哪些方面有比较大的变化?

朱婷:我觉得是眼界。看的东西不一样了,因为这边有很优秀的运动员和教练,包括其他队交手的运动员,从他们身上你能学到不一样的打球风格,或者说打球的变化。教练指导的方式也有不同。因为年轻可以去学习、去尝试嘛,如果是好的就拿来自己用。

人物周刊:对于你来说,眼界是最重要的吗?

朱婷:对啊,因为你要看那些东西,很多的打法基本上都是在这里产生的。

人物周刊:原来是在一个框框里?

朱婷:对,因为你看不到的时候,你就只能想这个东西。但你看到之后,你会想更多东西。

人物周刊:你到土耳其之前,期待自己在哪些方面发生变化?现在发生的和过去期待的有区别吗?

朱婷:我最开始来的时候,想的是看看其他运动员是怎样一种职业的生活方式,因为我在国内是没有体验过的。想知道从生活到训练再到比赛是怎样一个状态吧。再就是体能方面,其实我之前是不太注重体能的,体能的概念在脑子里也没形成特别大的规格,但来这边之后就发现完全不一样了。

人物周刊:原来没有真正的体能上的概念吗?

朱婷:原来也有,但有归有,你体验不到那种感觉,感受不到,体能对自己的重要性,身体的健康对自己的重要性,尤其对一个运动员来说的重要性。

人物周刊:现在又有很多人开始讨论你的身价。身价会给你很大压力吗?

朱婷:但真正你能得到多少,或者你能实现多少,或者你认为你自己值不值这个价钱,只有你自己心里知道,所以自己心里这杆秤要平衡,我觉得外面怎么说都无所谓的。他们说多少多少,其实我心里想说,你能把你说的这些的钱差价补给我吗?哈哈。很夸张的,因为大家都有这种(想法),其实我都不知道消息从哪儿来的,因为现在的合同还没有开始谈。可能是每次到这种合同快要成型的阶段,大家就选择在这个时候说?

 

2018年4月26日,土耳其女排联赛决赛第5场,瓦基弗银行3-0战胜伊萨奇巴希,朱婷(中)和主教练古德蒂(Giovanni Guidetti)与中国球迷庆祝夺冠

人物周刊:去年丢了联赛冠军,你那时候确实很失落?

朱婷:很失落啊,很想要个联赛冠军,我现在都没有联赛冠军的(记者注:本次采访在朱婷夺得今年联赛冠军之前)。很窝屈。因为我们时间也有,但是半决赛打得确实是不尽人意,自己的东西没发挥出来,就导致这种局面。

人物周刊:这种情况下,会哭出来吗?

朱婷:不会,我现在很少哭。打完比赛回去,她们都哭了,我自己很开心地笑,她们就说你怎么不哭,我说我哭不出来,哈哈。

 

打球的方式也是后天培养的

人物周刊:你跟其他人相比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训练方式?

朱婷:好像……应该是没有。其实和他们训练的时间也是一样的。比如我们度个假,去玩,他们也是一样的。

人物周刊:不会是你训练时间长一点或者强度大一点?

朱婷:不会,基本大家都很自觉的。

人物周刊:一样的训练时间和方式,却与别人不同,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把这个理解为天赋了?

朱婷:原来话在后面呢,哈哈。

人物周刊:但是,很多人会用“天才”、“天赋”这样的字眼来称赞你,这个东西你会感受到吗?

朱婷:没有。其实我觉得所谓的天赋,也就是外在的吧,身高,身体条件这些。但这也是父母给的。先天性遗传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至于打球的方式方法那也是后天培养的。

人物周刊:除了客观的身体天赋之外,呢?

朱婷:可能会有哈。

人物周刊:你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自己在这个领域做得不错?

朱婷:没有,没有,其实我觉得可能是这个时间段来说,比其他运动员好一些,但过了这个时间段,我觉得会有一批新的运动员。

人物周刊:拿过这么多冠军之后,会害怕某一天失败吗?

朱婷:不会。我觉得失败的话,要看是怎么样的失败吧。比赛本来就有胜负之说,但如果你连自身都没做好的话,那你就要从自身找原因。如果自身没问题,真正把自己的东西都发挥出来了的话,还失败了,那就说明技术还不到家,就回去再好好练练。

人物周刊:输了比赛之后会特别责怪自己?

朱婷:打不好的时候都会有的。有些,说这种球不应该出现失误的,觉得可以做得更好。

人物周刊:你是那种会容易着急的人吗?

朱婷:着急怎么说,我是分时间段的。比如说你没必要犯错的、要正来说零几率(犯错)的(情况),但是你犯错的时候那肯定会。一次两次这样之后,肯定会(着急)。 一般来说我是还好,还好。

人物周刊:你的排球生涯一直以来相对比较顺,你对自己有怀疑的时候吗?

朱婷:其实状态一直好也不是特别好。我觉得运动员比较良好的状态好多时候会持续几个月或一年的时间,但也会有一个下滑,这样的话你会反弹得更高。但如果你一直保持着这个状态之后,我觉得不会太好。就等于说,你一直在这个水平线上了。你要看见那些好的运动员下滑之后,再起来的时候,就比之前的状态要好一些。

人物周刊:作为一名优秀的运动员,你觉得需要具备的最重要的素质是?

朱婷:首先要有自信,在困难时候主动承担一些责任,我觉得对团体来说,它需要有一种让大家觉得你很亲和,或者在困难时候很相信你,要给你身边的队员有这种感觉。

人物周刊:在你这二十多年的过程中,有谁对你的激发让你印象特别深?

朱婷:我觉得没有太多人激发我。我觉得我能成长得快一些,是因为看到一些好的人去做一些好的事情。比如说郎导,包括我父亲,其实对我影响很大。

人物周刊:怎么说?

朱婷:就是做任何事情都一板一眼,也使我在排球上养成一种很仔细的习惯。

 

2018年5月11日,宁波,中国女排备战世界女排联赛,朱婷( 右) 和郎平教练在场边交流

人物周刊:谁离你的心最近?

朱婷:谁离我的心最近?我觉得分两种。在排球上肯定是郎导。但是在家里的话,应该是我爸。我觉得郎导很懂我,比较了解我的一些想法之类的。比如说吧,我要做一件事情,但这个事情我可能拿不定的时候,你知道吗?有时候郎导可能就跟我说了。就这种,我不说,(郎导)就是作为教练啊,作为一个长辈,最后也会给我提出来。她能从我的感官去看出来。上赛季我没拿到联赛冠军,后来打欧冠的时候,郎导就来了。我从来没跟郎导说,但是肯定新闻都知道了。我就想了半天要不要跟郎导说,还没说呢,郎导就把那消息发过来。

我爸呢,我跟我爸什么都说,因为我们性格很像。对家里其他人,我是属于报喜不报忧的,但是跟我爸可以喜忧都报的。

 

大家状态不好的时候,需要队长带领队友

人物周刊:去年你成为国家队队长了,身份的转变,会给你带来一些变化吗?

朱婷:会。我从去年开始觉得,要为这个队长承担多一些。很多队友的事情你需要去关怀一下,去问一下,包括一些生活的东西。自己之前是个小队员的时候,有的东西没有去想,都是大队员照顾自己嘛。我其实一直都是跟着葵姐、丽姐,她们带着我的。我做了队长之后,又有一批新的运动员,虽然我们年龄都是差不多的,但是身份在这儿,可能需要承担的东西就会多一些。

人物周刊:身份转变,你会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朱婷:有点,突兀倒没有,就是慢慢去适应这个身份,适应这个身份为我带来的一些职责嘛。

人物周刊:身份的转变会让你对排球运动的认识发生变化吗?

朱婷:会。我觉得在任何一个项目里边,它都需要有一个带头的人嘛,或者说一个能够去给大家安全感的人。排球是一个集体项目,在大家状态不好,或者困难的时候,那么你作为一个队长,我觉得你的职责就需要在这个时候有所发挥,能够带领队员,让自己的姐妹们在这种不好的下的时间越短越好,然后争取能回归我们正常的水平和心态。我觉得这也是一个更新的认识,是我今后需要走的一条道吧。

 

运动员应该加强文化学习

人物周刊:你现在已经在北师大读研究生,当时为什么想再读书?

朱婷:其实如果你知识达到一定高度之后,教练所讲的一些东西你会更明白,更容易理解。很多体育生为什么(成长)进度很慢?我觉得不一定是教练水平差,可能是教练所说的东西,他不懂,只能理解字面意思,他没有完全明白你讲的深意。所以,我觉得一旦文化程度提高之后,教练讲的东西,你会举一反三或想通很多东西。可能这也说了,可能也是之类的一种东西。

人物周刊:上课的方式是怎么样的?

朱婷:是网络授课,导师跟我约好时间。但是如果我在国内有时间的话,也要去正常上课的。其实我上课已经很少了,没有他们正常上课多。但是我是按课程去修的嘛,所以也没必要。可能他们完成十课了,我才完成两三课这种,但是他们在两年内修完,我可能要三年或者四年吧。反正就是研究生嘛,就慢慢修呗。

人物周刊:运动员可能很多像你十几岁就送到体校去,不能完整地读高中、大学啊,你会觉得是一种遗憾吗?

朱婷:我觉得多少都会有一些遗憾,毕竟你不能像正常大学生一样。我当时作为全国代表,参加的时候,就谈到了很多运动员的退役安排。当时我的提案就是提到这个。如果你在退役之前,已经加强文化课,同时,你在体育又有成绩,你就比正常大学生多一个优点。你的文化成绩提高之后,你可以做老师、做教练,可以把你所学的文化课和体育课融到一起,再传授给你的队员。其实对你的队员也是一种有益的东西。

人物周刊:之前新闻报道奥运冠军卖金牌维持生活,很多人觉得挺。这个是不是跟咱们的培训模式还是有一定的关系?

朱婷:其实不只是一方面的问题,我觉得这方面很复杂,说不上来。值得去反思一些东西吧。就是你在学习体育的时候,不要把文化给落下。这样的话,你退役之后,不会只剩育。其实也是运动员对自身的一种要求。

人物周刊:当年跟你一起学习、一起训练的那些小孩,他们没打出来的,现在一般都在干嘛?

朱婷:现在其实很多人面临退役的问题。我之前有朋友退役,多半是选择在那种正规的学校去做个体育老师,要么就是帮着别人带一些业余训练班。当然还有职业转型了的,或者去上学了,要么就直接去做一些小生意之类的。

人物周刊:变成了普通人?

朱婷:嗯,就正常了。但这种的话,青春这些年所学的东西脱节了,所以有时候就觉得也挺可惜的。

 

身高带来的困扰

人物周刊:你是有选择恐惧症的人吗?

朱婷:选择恐惧症,偶尔会有。两个都喜欢的时候,那就完了。比如买个物件,两个都喜欢,那就不行了。但是如果有一个特别喜欢的话,其他的还可以,就不会有(选择恐惧)这种情况出现。

人物周刊:你们排球运动员都比较高嘛,会给你生活上带来哪些困扰?

朱婷:有啊,这个太多了啊。明显一个,买衣服就不好买。而且我们看着很瘦,你知道比例,主要是袖子会短。如果买长裤之类的,要买足够长的,它腰就很肥。比如坐飞机,我们要么坐那个安全出口,要么坐那个靠走道之类的,我们腿长啊,真的是不太方便。还有,比赛的时候,我防守,你知道吗?教练老说:“Zhu,Fall down!Fall down!”就是下不去,因为腿太长了。

人物周刊:衣服还是要定制吗?

朱婷:其实没有完全定制,定制太高档了。我们一般的话,都是买一种休闲的衣服,是可以买到的。

人物周刊:你平常会穿裙子吗?

朱婷:裙子没有尝试过,哈哈,没有没有。

人物周刊:不买点奢侈品吗?

朱婷:奢侈品,可能会买一点,哈哈。但是我不太喜欢买包,我觉得不太实用。我会买一些项链之类的东西。

人物周刊:这个赛季结束,准备怎么励自己?

朱婷:我准备给我自己放两天假,可是我觉得队里可能不太允许,哈哈。国家队已经开始集训了,而且今年的比赛开始得早,5月16日就开始了,所以我5月9日回国。

人物周刊:如果度假,会选择什么样的地方?

朱婷:我不太喜欢看那种建筑啊之类的。我肯定会去那种风景好的地方,然后找一个民宿住几天。没事睡个自然醒,然后出去逛逛这种。因为太躁了,我们打球,球迷叫的,其实听着,有时候头也会有点晕的感觉。然后你要真是去那地方清静几天,也会有缓冲的感觉。

栏目分类

中国资讯网-最快最新最全的资讯 http://www.zgzxnet.cn 联系QQ:575696152 邮箱:575696152@qq.com

Copyright © 2002-2017 zgzxnet.cn. 每日资讯网 版权所有

Top